北京市红十字会备灾救灾服务中心 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北京管理中心 北京市红十字会应急救护工作指导中心 首都空地救援网 北京市红十字基金会
当前位置 :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北京管理中心 >> 学术论文

关于我国输血医学高等教育的思考

来源: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北京管理中心 时间:2015-11-11

王文敬  覃月秋  劳海苗  黎诚耀(南方医科大学 生物技术学院 输血医学系 ,广东 广州 510515)

 

关键词:输血医学;高等教育;专业人才

中图分类号:R457.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0042 549X (2009) 022 00832 03

 

  从 1900年 Landersteiner发现 ABO血型系统至今 ,输血医学已有 100多年的发展历史。自 1970年代以来 ,造血干细胞、 T淋巴细胞、 树突状细胞等分离技术引入输血、 移植和基因治疗 ,使输血医学逐渐进入新时代;进入 21世纪 ,通过基因重组技术获得了药用重组血浆蛋白和凝血因子 ,输血的血液免疫学效应机制也得到更好的理解 ,输血医学也进一步发展为一门涉及面广泛的学科。 “ 现代输血医学 ” 已可重新定义为:以现代医学生物技术为核心的医学多学科的分支 ,一门涉及能给予接受血液、 血液成分、 血液制品或相应材料、分子生物学和 (或 )生物技术产品的患者裨益的医学、 科学和技术知识[1],主要包括临床医学、 流行病学、 血液学、 造血和干细胞生物学、 免疫学、 微生物学、 分子遗传学、 蛋白质化学、 移植免疫学、 卫生研究方法学、 适当的献血者募集心理学 ,以及与血液和组织或器官采集、 制备、 保存和血液制品及相应材料临床使用等医学生物技术和质量保证、 法律与伦理知识。与发达国家相比 ,虽然我国输血医学起步并不晚 (始于 20世纪早期 ) ,但很长一段时间发展缓慢 ,改革开放后得到一定的发展 ,至 1990年代后期进入上升阶段 ,但差距依然很大 ,而且与当代医学整体进展潮流也有一定距离[2]。我们现就我国输血医学高等教育的发展现状和未来 ,做一个简要论述 ,旨在为我国输血医学教育健康、 快速发展提供一些思考和建议。

1  我国输血医学教育的发展现状

  作为实用性很强的一门学科 ,输血医学内容长期以来缺乏系统性 ,致使输血医学教育发展的主要路径不清晰 ,反过来又制约了输血医学的进展。上世纪后半叶 ,随着医学发展的突飞猛进 ,输血医学也获得了蓬勃生机。发达国家开始大力发展输血医学教育 ,建立了与医学教育相匹配的输血医学教育体系 ,输血医学教育从此逐渐走向正轨。发达国家重视开展输血医学教育所采取的最有效的措施 ,是解决输血医学专业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问题 ,在高等医学教育体系中开设输血医学专业 ,设有许多专门的与输血医学相关的必修课程 ,进而形成了各自输血医学专业教育的特色。在一些发达国家中 ,输血服务机构或血液中心 > 90%的医务人员受过正规系统的医学教育 ,持有 PhD或 M. D学位 ,甚至二者兼有 ,而且这些人还在不断接受各类输血医学的继续教育[3]。例如 ,德国血站工作标准中明确规定“ 输血相关高级专业人员必须及时掌握最新的输血技术知识 ”[4]。这些接受了正规教育的专业人员对患者是否需要输血、 如何输血具有决定权 ,从而奠定了他们在医院中的重要地位。

  再看我国的输血医学教育现状 ,由于种种原因 ,至今仍无系统的输血医学教育内容与规范的培养输血技术人员的渠道和措施 ,既没有设立输血医学学科 ,更未开展本科水平以上的正规专业教育。直到今天 ,输血医学依旧未被纳入我国高等教育的学科专业目录 ,发展已经相对滞后。本世纪初的 1项对我国部分输血工作人员知识结构和层次的统计显示 ,第一学历为中专者占了 80% ,最终学历为本科的约为20% ,具有硕士或博士学位的 < 2%[3]。尽管近些年来 ,这种情况在逐渐变化 ,但与输血专业的飞速发展不相适应还未得到根本改观 ,因为我国从事输血工作的人员大都未受过专业的学历教育 ,不少人是中途改行 ,输血医学的知识和技能都主要靠从实践工作中获得 ,因而缺乏专业性和系统性。在实际输血工作中 ,大部分从业人员从事的是简单、 机械、 重复性工作;一些规模较大的血液中心虽有一些具备高等教育学历的人员 ,并承担了一些血液检验、 疑难配血、 HLA配型等 ,但这些工作占其全部业务的比重很小。即使医院的输血科也以保存、 发放血液为主 ,主要保障临床用血 ,极少对临床输血进行指导和开展相关的科研工作 ,更谈不上在治疗上提供专业意见;有的医院甚至未设输血科 ,输血工作人员只能隶属于其他科室;这就导致了许多医院把输血专业人员作为辅助科室人员对待 ,在医院既得不到应有的重视 ,其地位也就可想而知了。如此般的现状与上述发达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5]

  随着临床输血日新月异的变化 — — — 从输全血到成分输血、 替补性输血到治疗性输血、 人源性血液制品到生物技术制品、 异体输血到自体输血 ,再到临床上广泛应用器官脏器移植、 血液病的治疗、 HLA组织配型、 血液干细胞筛选、 干细胞培养、 基因治疗等新的技术 — — — 输血的安全性问题 ,在我国已引起医学界、 乃至全社会的高度重视 ,伴随而来的是对输血医学越来越多的关注 ,对输血技术专业人员素质越来越高的要求。面对当前国家和全社会对输血安全的关注所达到的前所未有的高度 ,与我国的输血医学教育体系的薄弱和落后、 输血人才队伍知识结构不合理这样一个巨大的反差 ,急需我们培养和造就一大批具有专业素质的高学历输血医学人才;否则 ,不但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差距会越拉越大 ,而且对临床输血工作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会越积越多。而解决要这些问题别无旁门 ,只有立即加大对输血医学教育的投入力度 ,在我国医科院校尽快建立起系统的输血医学教育体系!

  纵观我国高等医学教育的发展 ,在输血教育正规化方面取得的进展还是有目共睹的 ,像一些医学院校已开设了输血医学及其相关专业的课程 ,但要么附属于临床检验专业 ,要么依附于临床医学专业 ,培养方向则偏重于检验专业 ,并未形成真正具有特色的“ 独立专业 ” 。输血医学的教学内容主要包含在诊断学、 外科学、 内科学和检验医学专业中 ,且无论大中专医学院校的《临床检验学 》 教材 ,有关输血医学的教学内容少 ,所占的比例相当有限[6]。例如 ,至今已系统开设临床输血学课程教学的高等医学院校本科临床专业寥寥无几 ,护理专业输血和输液加在一起才 7个学时 ,临床输血医学课时最多的临床医学检验专业也不过 36个学时;再看2006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精品课程 ” 《临床输血学 》 ,其全部授课时间只有 20学时 ,对临床医学专业授课仅为2—3学时 ,且教学内容局限于红细胞血型系中的 ABO和 Rh血型;这些都大大落后于输血医学的发展[7, 8]。输血医学寄生于医学检验专业门下 ,难免使人们错以为安全输血的责任主体就是血库、 检验和护理等血液及成分制品输注的直接操作人员 ,而临床医师作为血液及成分制品治疗性输注的决策者地位、 与在安全输血中的关键作用明显被低估。

  目前国内视输血医学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 ,开设“临床输血专业 ” (由于国家迄今未设立输血医学专业代码 ,所以只能以“ 输血医学方向 ” 之名寄身在临床医学、 检验医学或其他专业门下 ) ,招收本科学生的医学院校屈指可数。大连医科大学、 佳木斯大学医学院、 南方医科大学和成都医学院等 ,或与国内具有较强实力的血液中心、 输血研究机构合作 ,或依托本校 (院 )的相关专业 ,先后开设了“输血医学方向”。如 2004年大连医科大学开始与深圳市血液中心合作 ,成立“大连医科大学深圳血液中心教学基地”;佳木斯大学临床医学院医学检验本科专业中开设了输血辅修专业 (学时3年);南方医科大学依托生物技术专业 ,于 2008年正式招收输血医学方向的本科生;成都医学院则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输血研究所联手 ,从 2008年起在其医学检验本科专业中 ,自3年级始分出“ 临床输血方向 ” (学时 2年 )。更高层次的研究生教育 ,目前也仅有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输血研究所和军事医学科学院野战输血研究所等极少数科研教学单位在开展 ,且严格说来培养的只是与输血医学相关专业的博士或硕士研究生。
 

2  我国输血医学高等教育的发展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培养输血技术人才是医学科学发展的必然需求 ,自“十五 ” 计划开始 ,国家及其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便已将其纳入国家发展计 (规 )划 , 2001年卫生部发布的《中国卫生科技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及 2010年远景规划纲要 》 即明确要求:“ 完成全国一体化的输血机构现代化体系 ,以及相关的网络化及电子信息中心化管理。要制定出我国输血医学工作者的输血医学基础教育和再教育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