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红十字会备灾救灾服务中心 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北京管理中心 北京市红十字会应急救护工作指导中心 首都空地救援网 北京市红十字基金会
当前位置 :北京市红十字会 >> 国内资讯

青春要爱不要艾 十年同伴共成长

来源:北京市红十字会 时间:2017-12-15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处,防艾核心小组组织了一场有趣的防艾知识问答游戏

“有了志愿服务的意愿就不要等,虽然我一个人能力有限,但如果我能联合更多的志愿者去做这件事,那我们就可能做出更大的改变。”

“我们就是在做一件小而专的事情,不断地把一件很小的事情做好。”

“我们希望志愿者能够建立融洽的关系,这个小组是‘形散而神不散’,这是我们这么多年坚持下来的原因。”

这是北京市红十字会预防艾滋病核心小组成员在十年志愿服务行动中得出的体会。

始于艾,因为爱

2006年到2008年间,中国红十字会与荷兰红十字会合作开展预防艾滋病同伴教育的项目,即TOF(Training Of Facilitators)。在项目培训中,王丽丽和其他几名志愿者集合到了一起。他们就是北京市红十字会预防艾滋病核心小组的创始人。小组在北京市红十字会业务部支持下成立,希望用青年志愿服务的形式,向更多的青年人传播分享专业防艾知识,关爱艾滋病感染者,减少歧视,为更健康的未来而努力。

2003年,王丽丽还是一名大学生,偶然看见媒体报道佑安医院(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的艾滋病感染者自发成立了一个互助小组。因为旺盛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她去了医院,跟医生和护士聊天,了解艾滋病患者,问了一些现在想来非常幼稚的问题:“艾滋病感染者坐过的公交车我还能坐吗?”“他们有多特别?”“我能见见他们吗?”

发现自己错得离谱之后,王丽丽意识到,也许很多年轻人跟自己一样,对艾滋病感染者有很多的误解。她开始考虑能不能做一些志愿服务行动来帮助他们,甚至联合更多的人去宣传专业防艾知识,消除歧视。

后来的一次错过,让王丽丽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在一次去佑安医院访问艾滋病感染者时,她和志愿者们遇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个下午的交流互动让小女孩很开心,分别时她说很喜欢志愿者书包上的小熊饰品。于是,志愿者们打算给孩子买一个大玩具熊再去看望她。因为工作原因等到王丽丽再去时,小女孩已经因为肺部感染不治离世了,这让她感到十分遗憾和自责:“有了志愿服务的意愿就不要等,虽然我一个人能力有限,但如果我能联合更多的志愿者去做这件事,那我们就可能做出更大的改变。”

王丽丽和其他5名创始人在参与中国红十字会与荷兰红十字会合作项目的过程中结识,“高校是青年人聚集的地方,比较容易接受相关的信息和理念,是能够较好地开展防艾工作的地方”。6人决定共同成立北京市红十字会预防艾滋病核心小组。

我和我的同伴

2018年1月8日是防艾核心小组成立十周年的日子。“我们就是在做一件小而专的事情,不断地把一件很小的事情给做好。业务上聚焦于高校,内部管理上聚焦于人,发展上聚焦于专。”2008年加入小组的同伴教育者王聪精炼地总结。

同伴教育通常首先对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青少年(同伴教育者)进行培训,使其掌握一定的知识和技巧,然后由他们向周围的青少年传播知识和技能,甚至向更广泛的范围传播,达到教育的目的,涉及的话题包括家庭暴力、毒品、性别歧视和预防艾滋病等等。防艾核心小组以高校为中心,抓住青少年的趋众倾向,形成了同伴教育者、主持人和师资三层同伴教育培训模式。

每年,小组的培训教育部会在北京选取20到40个学校,每个学校选拔2到6名主持人,由他们在自己的学校开展YPE(Youth Peer Education 青年同伴教育)活动。这是防艾核心小组同伴教育的第三梯队,培训的是志愿者,由他们向更多的目标人群传播防艾观念和知识,扩大社会影响。分散到各个学校的主持人,则需要通过TOF(Training Of Facilitators)培训拿到结业证书,才有资格担任,这是同伴教育的第二梯队。每年的TOF培训有3到6次,实行高校分级量化管理和问责制度,每月验收一次,同时还会有相应的满意度调查。基础好、配合度高、参加过TOF培训并表现优秀的志愿者或小组成员则可以申请参加TOT(Training Of Trainers)培训,由资深培训师和外请师资授课,拿到结业证书的志愿者可以加入讲师团队成为师资,这是第一梯队。

在防艾核心小组组织的同伴教育活动中,通常会有一个破冰游戏,成员们彼此熟悉后是贯穿整个活动的艾滋病相关主题培训,穿插游戏、讲解及讨论等。在“一颗特效药”和野火游戏这样的特别环节会让志愿者或受众进行角色扮演、情景代入和换位思考来加深印象、消除偏见,完整的一次同伴教育需要三个小时到一整天的时间。

“核心志愿者要确保自己的言行是一致的。很多志愿者具备了这样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并且有做更多事情的热情和愿望,他们会回到自己的学校或家乡,做相关宣传、培训或从事相关工作,让更多人了解防艾相关的知识,走近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即艾滋病)感染者,减少对艾滋病患者的误解和歧视。”王丽丽对青少年的接受能力和传播能力充满信心:“让我们明确,我们的敌人是艾滋病病毒,而不是HIV感染者,最终达到‘零’艾滋的目标。”

截至2016年底,防艾核心小组累计开展了40场TOF培训,志愿服务万余小时,培养合格YPE主持人905名,辐射影响超过30万人。历届防艾核心小组成员中有13名获得UNICEF(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防艾青少年爱心大使”称号。

形散而神不散

“我们希望志愿者能够建立融洽的关系,这个小组是‘形散而神不散’的,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能坚持下来的原因。”王聪笑说自己虽然担着副组长的职务,但更多是做一些辅助和指导性的工作,因为小组要贴近青少年,还是年龄相仿的人来做比较容易。

历时十年,小组已经有超过120名骨干成员,他们的口号是“共同分享,共同快乐,共同成长”,“因为‘人’是我们小组唯一的固定资产,我们要重点关注志愿者的成长问题”。

正在准备出国留学的林鹏今年大四毕业。几年来,他已经从一名志愿者成长为小组培训教育部的骨干,单独负责过YPE和TOF培训任务。虽然备考雅思时间紧张,他还是很愿意参加小组活动:“我们部门一共五六个人,有培训任务的时候会把内容分几块,大家分工合作,大多数时候线上交流,像年终总结这样的线下相聚很难得。”在他看来,同伴防艾教育很有必要,因为同伴教育者、主持人和师资及受众都是同龄人,大家在对话的时候更容易敞开心扉交换真实意见,有利于知识和观念的交流传播。

担任项目发展部部长的任文波,主要负责举办沙龙和外展宣传活动。他的部门有10个人,都是来自北京各个高校的在校生,他们会邀请一些知名慈善组织的负责人和防艾领域的大咖来给高校志愿者讲解这个领域的最新进展或分享经验;每年5月8日即“世界红十字日”,和12月1日即世界艾滋病日,在香山公园等人群聚集地举办外展和定向越野之类的互动活动,传播防艾知识和红十字精神。大二就加入防艾核心小组的任文波毕业后留在北京做网络运营工作。他说,加入小组之后,他接触了更大规模的活动和更新颖的想法,也收获了更多跟外界沟通的机会,“大学生的成长会有一个社会化的过程,因为接触到的人和事更多,成长的空间会更广”。

在骨干的任用和选拔上,小组采取的是自主报名后通过面试的方式。考察的内容包括,举办活动的思路、细节上的考量、对红十字的理解和认识、对艾滋病知识的了解等。加入小组的成员有机会代表中国防艾志愿者参与UNAIDS(联合国艾滋病联合规划署)的交流,与UNICEF(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进行项目合作,参与组织中日韩夏令营和京港红十字会交流会;小组在北京市红十字会学校工作委员会支持下,也会邀请外界的相关专家为成员和志愿者开展培训和沙龙交流活动,这让志愿者们不仅有更多参与志愿服务的机会,也得到了个人能力的提升和成长。

“加入这样一个红十字团队,给我提供了观察世界的更多角度,让我能够自省自己的行为,发现社会的一些现象。”任文波说,“我们加入进来,是基于对红十字精神的认同,有想去改变世界、影响他人的理念,我们将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