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人道北京网 >> 国际聚焦

应对气候变化NGO面临挑战与机遇

来源:公益时报 时间:2015-12-14

 

 ■ 见习记者 王烨

  

 在刚刚过去的6月份的世界环境日中,气候变化问题再度引发关注。全球变暖、冰川融化、飓风、干旱、洪涝,一系列由气候变化引发的问题仍然不断地困扰着我们,据统计,气象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约占GDP总量的1%至3%。

  

 监测数据显示,从1970年到2009年,气候在不断的变暖当中,海平面不断上升,北冰洋和格陵兰岛的冰越来越少。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研究发现,海平面确实在不断上升,并且在过去十年当中比20世纪平均的增长率翻了一倍。毫无疑问,气候变化是无可避免的,面对变化NGO应该如何应对,又面对哪些机遇和挑战呢?

 

 气候变化是全球性问题

  

 “从1970年2009年,全球的气候温度增加了两度以上,在过去的40年中,有14个地区的温度增加超过了两度;在气象站40个站点中,温度增加超过两度以上的地区主要集中在东欧”,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和资源研究所生态系统研究员徐明教授介绍说。

  

 全球变暖对美国的影响巨大,美国总统技术联合会主席约翰·霍尔德伦教授指出,从1941年到2004年,美国海域内的海冰明显减少,冰川也在不断减少;气候变化引发了一系列的破坏:海岸线侵蚀,暴风雨增加,热浪干旱以及由环境变化引发的珊瑚礁死亡等生态环境的破坏。他同时表示美国NGO对以上方面高度关注,并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了很大努力。

  

 气候变化成为人类必须面对的全球性问题,气候变化使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发生的频次和强度增加,许多强度大、群发性、突发性,历史上不曾出现的重灾、大灾和巨灾都可能发生。

  

 由于气候变化,东亚的季风30年来又重现爆发,这意味着中国从南方到北方的湿度将会降低,还会带来一些其他的负面影响。2009年秋季以来,由于形成我国西南地区降水的印度洋水汽输送特别弱,再加上北方冷空气活动路径偏东,很难渗透到云贵高原腹地,从2009年9月开始,我国西南地区遭受了60年来最严重的冬春连旱。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教授指出,气候变化对中国的降水格局影响深远,特别是在季风区,在近50年来,南涝北旱的情况时有发生。除了洪涝灾害,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从1986年开始,中国已经经历了21个“暖冬”,其中2006年成为50年来最暖的一个冬天。

 

 难以避免只能减缓和适应

  

 气候变化是一个持续的长期存在的问题,到2011年海平面还将上升1至2厘米,由于不能避免,所以只能采取减缓和适应措施。约翰·霍尔德伦教授指出,人类首先要尽量减少对环境的破坏,这样才能减少灾害,相对于不采取措施,减缓措施和适应措施对人类来说遭受的成本是比较小的。

  

 “对于减缓措施来说,目前它的好处在于能够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同时能够减少人类对森林的破坏,增加绿化面积,同时能够改善目前的农业做法,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同时建立土地对碳吸收。”

  

 适应性措施则需要充分调动人类适应环境的能力。人类可以改善耕种作物的种类,开发一些防热、防旱的农作物;增加公共环境卫生工程及抵御热带疾病,建立水利工程,预防洪涝和干旱,这些措施都是非常重要的。

  

 “政府与NGO现在都必须采取措施,否则的话将非常危险,因为我们如果不采取措施的话,工业区温度可能会比普通区上升1.5至2.5度,海洋洋流以及地区的气候变化可能发生巨大的变化,珊瑚会遭到破坏,会造成极端的天气,比如干旱,还会造成害虫对农业的影响。”约翰·霍尔德伦教授说。

  

 丁一汇表示,减缓全球气候变化的核心是在保障发展的同时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避免自然剧烈变化,化解人类社会发展的自然风险,对于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可避免的气象灾害,采取适应对策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人口十分稠密,经济十分发达的大城市,一旦灾害来临,及时、有效的应急系统可保持社会稳定和大大减少损失和人员伤亡。

 

 减缓和调试不是免费的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减缓和调试气候变化是需要成本的。“目前,每吨碳我们需要付出100美金,这个价钱非常昂贵,如果没有钱,我们减少气候变化的措施可能会面临一些障碍。”约翰·霍尔德伦教授介绍说。

  

 同时,约翰·霍尔德伦教授也不无担忧地表示,“如果气候变化越来越严重的话,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适应性措施的花费也将越来越大。”

  

 一个城市的主要生态系统,文化和经济社会基础设施都是根据这个地区今天与最近的过去气候条件构建的。气候变暖之后,为了适应更暖的气候条件和相关的天气变化上述系统必须改变或重建,这种经费的投入是很巨大的,例如冬季的运动设施、排水工程、建筑、供暖、水资源和供水系统,农业耕作等都会受到重要影响。

  

 所谓适应工程,就是提前进行各种基础设施的改造和重新设计。“如果未来的气候变化太快,目前的各种文化、社会与经济基础设施与改变的和将继续改变的气候条件越来越不匹配,适应工程成功的风险愈大气候变化负面影响的风险也愈大,结果可导致重大灾难性风险。气候变化适应是愈加困难,花费是巨大的,并且不能保证获得成功。”丁一汇希望环保NGO能够广泛参与适应工程的改造与重新设计。

  

 正如人类用两条腿走路一样,气候变化需要缓解,也需要调试,虽然是有成本的,却也蕴藏着巨大的未来效益。几十年来,长江地区的农民根据气候变化,改善了播种稻米的品种,将播种的时间提早或者推迟,这种灵活的调试收到了明显的效果,稻米产量在几十年中不断增加。

  

 徐明指出,调试的成本也是很高的。由于气候变化,中国沿海地区的海平面升高了很多,未来将会给沿海地区带来巨大的威胁,比如台风、暴雨、海水倒灌等,因此一些城市建设了新的蓄水池,项目的成本很大,需要涉及很多资金。这些都给NGO参与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了极大的挑战与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