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人道北京网 >> 国际聚焦

日本NPO产业化发展遭遇人才瓶颈

来源:公益时报 时间:2015-12-14

 

 曾一度快速发展而今步履维艰 日本社会企业目标难实现

  

 ■ 本报记者 白晓威

  

 2010年5月,日本经济产业省表示,希望本国的社会企业能在2012年将市场份额扩大到2.2万亿日元,这相当于2008年的近10倍。

  

 日本2009年GDP为5.07万亿美元,当年的社会企业年营业额还不到4000亿日元,从现在的发展速度来讲,这个目标很难实现。

  

 社会企业在日本已有近40年的历史,上世纪,发展速度尤其迅猛。但是,近十年,日本社会企业却步履维艰。自2008年以来,日本的社会企业已被其他国家远远超过。

 

 日本高度重视社会企业发展

  

 藤田和芳怎么也不会想到,他35年前在日本成立的以销售有机蔬菜为主的非营利性组织,如今已发展成为一个非常大的生意。

  

 藤田和芳创立的这家组织叫保护地球协会,该组织以崇尚环保食物为目的,现如今,已成长为一家拥有160亿日元销售额,和200名员工的销售公司。

  

 当然,这家公司是一家社会企业。

  

 根据日本经贸工业部的官方数字显示,在日本经营社会企业的有大约8,000户,虽然他们吹嘘自己的年营业额在2008年就已达到2400亿日元。但是这个数字和国民生产总值远远低于自己的英国相比,日本不及英国的十分之一。

  

 对于这个差距,日本政府显然相当不满意,为此,日本经济产业省迫切希望,社会企业能在2012年将市场扩大到2.2万亿日元。

  

 刚刚卸任的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首相曾在任职上期间,公开支持社会部门,其中包括:社会企业。

  

 2009年,鸠山由纪夫曾在大选的竞选时承诺,“将会竭力鼓励社会企业和非营利组织的贷款。”业内专家认为,这个政策将为日本21世纪时期的社会企业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NPO的产业化道路

  

 提到社会企业的领导者,必须要提及社会企业家。

  

 日本当代最出色的社会企业家是从80年代起就致力与推动社会革新的老一代社会企业家。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是NPO法人温馨护理中心的代表石川治江女士。石川女士为日本护理服务产业化的确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为了给残障人士提供生活方面的支持,石川先后参与了呼吁当地行政在火车站设置电梯的运动以及残障人士看护服务等工作。在和看护社工交流的过程中,石川发现很多社工工作负担和压力过重。1987年,石川创办了“温馨护理中心”,中心的理念是改善社会福利服务的模式。

  

 石川后来进行的一系列的举措为“合约护理服”这一崭新的模式打下了基础。日本政府在90年代后期开始在全国范围制定养老及护理保险制度,石川所开发的护理分类管理系统为保险内容及金额的设定提供了重要的参考。

  

 另外,由藤田和芳创办的保护地球协会,也是通过NPO和作为商业部分的大地公司建立农户和消费者之间的“看得见的纽带”。

  

 藤田年轻时曾经参与过以防止农药污染和核电站污染为主题的市民运动。通过自身积累的经验,藤田提出了“与其叫嚷100万次反对使用农药,不如从种植、运输和食用一根没有污染的萝卜做起”这一响亮的口号。1975年,藤田开始从无农药种植的农户手中收购蔬菜,在城市小区直接销售。此后,藤田又开始用送货上门的形式销售蔬菜。今天,大地公司食品送货业务的签约消费者已经达到7万人,签约农户2500人,资金规模达到140亿日元。

  

 此外,保护地球协会还协同大地公司一起推出了以环保节能为主题的“百万人烛光之夜”活动,以倡导消费本地产品为主题的“食品里程积分”活动等等。

  

 石川和藤田所开创的事业在以往市民团体依靠个人热情或单纯的“反对运动”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突破,社会各个层面的人群以各种方式参与到了这些活动中,加速了社会普及效应,并最终对政府的政策制度产生了巨大而积极的影响,真正实现了从个人理想到让社会变得更美好的奋斗历程。

 

 社会企业亟待储备人才

  

 面对日益复杂的经济社会,单纯依靠政府和行政的力量已经无法应对多样化的社会问题。社会企业所承担的功能正在日益扩大。

  

 目前,以青年人为中心的社会企业正在经历一个快速成长期。然而,这些社会企业在资金和人才培养方面都面临着一些共同的课题。尤其值得重视的是,很多机构都埋头于眼前的工作,而没有余力投入到人才的培养上去,这对机构中、长期的发展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近几年,日本政府在国政计划中提出了“新的公共”的说法,并明确指出社会企业和居民组织是建设国家不可或缺的力量。

  

 相信在不久的未来,社会企业不仅将成为提供新型公共服务的生力军,也将为国家建设和政策制定做出重要的贡献。

 

 

 相关链接 日本社会企业的兴起

  

 上世纪70年代,日本经济快速发展,很多公害引起了社会对于环境和农药问题的关注,于是出现了将城市消费者和从事有机农业的农家联系在一起的“生活协会俱乐部”和“保护大地协会”等市民团体,循环再利用的各种活动也逐渐普及。

  

 到了80年代后期,随着社会的老龄化,针对老年人看护服务中出现的质量问题,由市民团体提供看护服务的风潮也开始发展壮大。在这一系列的进程中,市民团体不再只是一味地发动或反对什么,而是开始通过建立事业来寻求现存机构中所缺少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这可以说是日本社会企业的源起。

  

 另一个重要的契机是1995年发生的神户大地震。当时,与行政部门的对应不力相比,志愿者的救灾活动十分迅速、灵活而到位,受到了社会舆论的强烈关注,公民社会在社会中不可或缺的功能也得到了公众的广泛认同。1998年NPO法正式出台,赋予了市民活动团体法人资格。目前日本全国已有约32,000家NPO得到了认证,为市民自发性解决社会问题的活动打下了基础。

  

 从90年代后期开始,充分利用地区资源开发地方特产,振兴地方经济的“事业型NPO”逐渐增多,它们从事的活动被称为“社区事业”。除此以外,一些股份有限公司不以发行股份或分红为目的,而以教育、福利等高社会性服务为经营内容的企业也开始涌现。

  

 这些商业性和社会性并举共存的事业体进入21世纪以后被称为“社会企业”。目前在日本对社会企业的范畴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以事业运作为主体的NPO、为解决社会问题而创立了股份公司都包括在这一概念里。